润联商城
客服热线:

丙申轮回,又到国运拐点?

日期: 2016-05-27 06:57:48 作者: 格隆 点击数:  

题记:中国的近现代史,有两个决定国运的自救拐点,都出现在丙申年。一个是1776年,一个是1956年。但,都被我们放弃了。今年是第三个。


一、


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。


历史如同一个小脚女人,被各种缠裹、遮盖,从未向世人展示过自己真实的容颜。于中国而言,所有的历史,不单是当代史,更都只是当代中国史——因为我们几乎不看外面的世界。


翻开人类历史,中国一直都是一个千古不二的强盛帝国,每个中国人内心或许都有一个隐藏很深的心结:何日能重温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”的大气与霸气?对中国这个在长达2000年人类历史上都是世界老大的文明古国,几乎所有中国人都对近现代200多年中国的衰微心有不甘。




其实历史并不是没给近现代中国机会,但令人唏嘘的是,近现代史上中国最大的两次机会,都在相同的中国式纪年——丙申年中,被我们自己放弃了。


从宿命的角度,这算不算一种历史的诅咒?


今年又是丙申年,历史又一次把机会摆在了中国面前,我们何去何从?


二、


在人类历史上,1776年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年份——按中国天干地支纪年法,这一年刚好是丙申年。


这一年,詹姆斯·瓦特发明的蒸汽机正式进入量产,这预示着人类工业革命真正的开始;经济学家亚当·斯密则在这一年的3月9日正式出版了他那本深刻改变人类经济生活的《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》(《国富论》);同时,美国的清教徒们在这一年发表了独立宣言,一个几乎一无所有的叫美利坚的新国家诞生。这个国家年轻得令自己国家已接近破产的希腊人都不以为然:我们的祖先在思考哲学的时候,你们的祖先还在树上荡秋千。


彼时在中国是乾隆四十一年,正是大名鼎鼎的康乾盛世时代:尽管此时中国经济几乎已经停滞了500年,但大清帝国看上去仍财大气粗,歌舞升平。虽然人类工业化浪潮已经在遥远的英格兰兴起,市场经济理论在这一年已经形成强大的范式,而国际贸易正在以一种粗糙的方式向全球蔓延,但是尾大不掉的大清帝国对此完全不感兴趣。这一年的11月16日,乾隆降下谕旨,在全国范围内“删销书籍,以正人心”,焚毁书籍计77万卷,将愚民锁国政策再次推向一个极致。


苏公网安备 32031202000195号

400-9985-696